script" src="/8abc.js">

联系我们

地址:

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
电话:

400-123-4567

邮箱:

admin@sdzjfw.com

回家,就是最好的礼物—台湾青年吴赞轩寻根记

发布时间:2019-06-10 17:33 阅读

第一次回乡,吴赞轩(后排左二)在祖厝砖子庭与当地宗亲合影留念。(资料图片)

吴赞轩找到祖籍地后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 (资料图片)

东南网6月6日讯(福建日报记者 陈梦婕)

阿公的族谱

“你有多久没看族谱了,还是根本就没看过呢?你的祖先从哪里来?什么时候来的?你知道吗?……”很难想象,这是眼前这个不到30岁的台湾年轻人从少年时期就一直在追寻的问题。吴赞轩是台北人,其家族于清嘉庆年间从泉州晋江渡海来台,世居台北艋舺。

第一次看到族谱是吴赞轩上小学时。那时,一次学校的社会科学作业要求大家聊一聊自己家族的历史。于是,他回家便央求阿公(闽南话:祖父)吴翔鹏来“讲古”。他记得,那天阿公从床头柜里郑重地拿出一本泛黄的厚厚的线装册子,里面阿公还工工整整地写有考据和更正。“当时的一个反应是,哇,这上面的字好漂亮。”原来,这就是记载了吴氏家族200多年变迁的珍贵族谱。

阿公说,吴家迁徙来台后,主要经营船头行商,做来往大陆的贸易,祖上累积了不少财富。家族的吴源吉船头行,用的是戎克船,船就停在现在台北万华的第三水门码头。赞轩的太公(闽南话:曾祖父)吴根铭幼年时,家里人常带他到自家船上“解解馋”,因为每次船靠岸,总是满载从大陆运来的各种货物,其中自然不乏好吃的。阿公十岁左右还曾跟船回过一次晋江老家。后来,1930年的一场大火,家中一切化为灰烬,家族事业又发生种种变故,祖传的唯一宝贝,就是这本大火中抢救出来的吴氏族谱。

仿佛不经意间打开了一扇门,从此,“家族故事”便成了爷孙俩最爱聊的话题,而吴赞轩也是家族中对阿公“讲古”最有兴趣的听众。上了初中,有一天阿公突然把吴赞轩叫到跟前,郑重地把吴氏族谱交到他手里:“这是我们吴家的根脉和记忆,你一定要好好保管。”

十几岁的吴赞轩手捧族谱,仿佛拿到了一个家族的密码,而疑惑也随之而来:当年历经千辛万苦渡过“黑水沟”的吴氏祖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?族谱上写的“泉州府晋江县南门外二都磁灶乡砖子庭”究竟在哪里?“记得小时候,阿嬷每次祭拜前,一定会先念到这个地名。”这个如此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是祖辈们的故园,也是少年吴赞轩暗暗记在心里,一定要回去看看的原乡。

寻找砖子庭

2010年,吴赞轩如愿到大陆交换学习一年。游历大好山河,访故宫、登长城……课本里的一个个地名成了眼前真实的存在,让他激动不已。尽管如此,族谱上的祖厝“磁灶乡砖子庭”,却依然是他魂牵梦萦的地方。

次年,吴赞轩自北京交换学习结束准备返台,好朋友们组织吃“散伙饭”。席间,他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南方来的女孩吴婉萍。她自我介绍来自厦门,爱开玩笑的吴赞轩不加思索地回应:“我来自泉州晋江耶!”女孩说:“其实我也是晋江的,目前住在厦门。你是晋江哪里的?”吴赞轩回答:“磁灶的。”这让吴婉萍

欣喜不已,因为那就是她的家乡。于是,他俩相约下次家乡见。

2013年的寒假,吴婉萍向吴赞轩发出邀约,自己一家从厦门回磁灶过春节,刚好可以带他回老家寻根,吴赞轩立即订了机票,行囊里装着的,就是那本吴氏族谱。到了晋江火车站,吴婉萍一家早已等候多时。顾不上吃午饭,吴赞轩便请他们带自己赶到晋江磁灶镇。听吴婉萍介绍,镇上主要烧制出口瓷产品,因此得名。台湾的莺歌烧瓷工艺也是发源于此。目前,这里仍是以吴姓为主的村落。

吴赞轩的第一站是镇上最大的宗祠“磁灶梅溪吴氏大宗祠”。吴赞轩记得,那天天气晴好,院落中老人们

正在打牌,由于当地泉州口音与台北差别很大,他只得请吴婉萍妈妈当翻译。老人们弄清他的来意后,建议他到另一个村落的吴氏宗祠去打听。走在家乡的土地上,到处是大大小小的吴氏宗祠,足见当地对于宗族观念的重视。途中路过不少大红的闽南院落,许多人在自家厝埕外晒晾手工金纸,熟悉的乡音和功夫茶的清香一路相随,“虽然从未来过,却又感觉如此熟悉”。

到了下官路村的吴氏宗祠,在祠堂里泡茶聊天的老人们听说有台湾同胞回来寻根,立刻围了上来,大家拿着吴赞轩的族谱看了又看,一位老人家突然说:“砖子庭我知道呀,我这就带你去。”一栋两进的院落,厅堂放置吴氏祖先牌位,一位老奶奶正在煮饭。吴赞轩上前询问,老奶奶叫苏敏治,在这里已经居住了大半辈子。经她证实,这儿就是族谱上记载的祖厝“泉州府晋江县南门外二都磁灶乡砖子庭”。砖子庭已有460多年历史了,门口的一块大石头还是明朝时候留下的。当年用的是最好的木头,顶梁也没有一根钉子,全部是卡榫结构。苏敏治奶奶激动

地说:“以前就听说有支脉去台湾讨生活,后来断了联系,每年清明我都代他们到祖坟扫墓,希望祖宗保佑他们在台湾一切都好,今天台湾的吴氏后人终于回家了!”

[1] [2] 下一页 尾页 显示全文